分类
文摘

看到这些照片,你会承认,现在的孩子太可怜了

36年前,一位日本摄影师记录下了一代中国孩子的童年;36年后,再次看到那组照片的中国人不禁感叹:他记录下了中国孩子最纯真的样子。

2015年,一组中国小朋友的照片突然在社交网络上走红——照片中是1982年的苏州,一个男孩正在夕阳下的弄堂里写作业,他歪着身子,高高地翘着脚、搭在椅子的横梁中间,椅背上搭着军绿色的斜挎包。这种独特的姿势引发了无数人的回忆,”这拍的就是我呀,我小时候也是这样做作业的!”

分类
文摘

独立、坚持、完美主义:他一个人花了5年时间制作了《星露谷物语》

那些销量达数百万的流行电子游戏,很少会让人联想到和平或亲密等词汇,但在制作《星露谷物语》期间,埃里克-巴隆尼(Eric Barone)发现了安静做游戏的秘诀,尽管这几乎毁了他的生活。

午饭后不久,在位于西雅图的一间公寓,30岁的埃里克坐在电脑前。埃里克几乎足不出户:只有到杂货店购物会散步放松,或者开车送女友Amber去大学时才会离开。就连每周三次的锻炼也在公寓楼下的地下室里进行。

绝大多数日子里,埃里克会上网阅读各种文章和下面的评论,然后在下午某个时间点开始工作。七年后,埃里克肩上的压力终于消失。他可以随心所欲地生活,钱多得几辈子都花不完。

埃里克花了近5年时间制作《星露谷物语》,在这款游戏迎来发售两周年的前几天,他与《GQ》杂志聊了聊。《星露谷物语》的创作始于埃里克的一个愿望:他很喜欢《牧场物语》系列,但一直想玩到一个更好的版本。所以埃里克亲自动手,独立做了一款游戏——尽管他此前没有任何游戏制作经验。

“我认为我完全独自工作是有意义的。”埃里克说,”我希望创作所有音乐和美术。”

分类
文摘

谈谈To B业务的难点

最近有个说法,中国互联网的新增长点是 To B业务。

而一个经常被提及的事实是,中美互联网巨头对比,在To C业务上的收益和市值近乎并驾齐驱,虽有差距,但至少是可以相提并论的,而在To B业务上,美国巨头的市场规模,比起中国的同类公司,高两个数量级有吧。

我以前提过这样一个案例,当年我给北京某个老板打工,从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兼职给他打工,这一下子就要追溯到1997年了,香港回归的时候,这个老板视野还是挺准的,2000年左右就说,SalesForce了不起,必成大器,2001年百度刚推出竞价排名的时候,他就说,这个东西厉害,以后不可限量,对了,他好像是百度前30个开通竞价排名的客户,当时一个点击1毛钱的时候就买百度关键词了。

我后来去百度做数据分析,发现这个企业账号的id极为靠前。现在的salesforce市值超过千亿美元,但回过头来说,2000年的时候,中国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公司?

他想成为中国的salesforce,在2000年左右卖掉了旧公司,以企业CRM为创业方向,但是,被市场无情的打脸了,中国这么多年,没有出来能与salesforce相提并论的企业和产品。

快20年过去了,美国所有互联网领域To C的巨头都被中国山寨复制而且经历了无数本地化创新。但是在To B业务领域,依然是风景那边独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