创业反思 (2008~2010):用数据说话

反思一件事情,到最后极容易变成这件事的回忆录,我的反思,尽量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。另外是,这只是我自己的创业反思,反思的结果以及以后需要怎么做,只是我自己的想法,极有可能按照反思结果,依然是错的。如果错了,会继续反思。所以这个反思结果仅对我自己。不作为对看到这篇博客的您的建议。

韩寒是我一直以来的偶像。一直以来都算韩寒的粉丝。所以在2008年,一厢情愿的做了一个韩寒粉丝交流的网站,叫做韩寒中文网。

2008年到2010年这两年。网站表面看起来人气不错。现在回过头来再去想这件事情,如果把这当成创业来反思,问题密密麻麻。但其实这不是创业。因为从一开始做这件事情,就是基于兴趣,并没想过回报,也其实从来没有一个确切的目标。

继续阅读“创业反思 (2008~2010):用数据说话”

遇见尼泊尔

斑斓五彩的房屋建筑,精美绝伦的楼阁庙宇,尘土飞扬的拥挤街巷,无处不在的鸽子飞鸟,神秘的宗教信仰,藏匿野生动物的原始森林,冰雪覆盖的喜马拉雅山脉——所有这些,构成了一个充满想象力而又光怪陆离、独一无二的尼泊尔。
(拍摄地:加德满都-博卡拉-奇特旺-纳加阔特-巴德岗)

继续阅读“遇见尼泊尔”

华为蓝牙鼠标AF30评测

之前几年用的一直是惠普 Z5000蓝牙鼠标。大家可以去淘宝搜一下这款鼠标,颜值高,但是身材太小了。对于我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人来说,握着很不舒服。所以送人了。重新买一个蓝牙鼠标,本来看上的是微软的Arc蓝牙鼠标,但接近700元的价格让我犹豫了之后,还是选择了这款华为的AF30蓝牙鼠标。京东上的价格是159。

鼠标使用了十几天之后,整体感觉还不错。看着不像很轻的样子,但偏偏很轻。握感舒服。蓝牙4.0。试了下,响应速度,传输距离什么的都没让我感觉有什么不爽的地方。

继续阅读“华为蓝牙鼠标AF30评测”

揭秘Costco遭疯抢,不靠卖货赚钱的它还有哪些神操作?

昨天上午,大陆地区第一家 Costco(美国零售巨头开市客)在上海开业了。戏剧性的是,这家店上午刚开,下午就关门了。

到底发生了什么?

据说 Costco 刚开门就因为人太多被挤爆,商品遭疯抢,巨大的人流量,还一度把超市周边的交通都整瘫痪了……

这场面,堪比当红流量明星的见面会。

放眼望去,人群中大多都是有钱又有闲的大妈们……工作日都这样,很难想象周末会变成啥样。

继续阅读“揭秘Costco遭疯抢,不靠卖货赚钱的它还有哪些神操作?”

看到这些照片,你会承认,现在的孩子太可怜了

36年前,一位日本摄影师记录下了一代中国孩子的童年;36年后,再次看到那组照片的中国人不禁感叹:他记录下了中国孩子最纯真的样子。

2015年,一组中国小朋友的照片突然在社交网络上走红——照片中是1982年的苏州,一个男孩正在夕阳下的弄堂里写作业,他歪着身子,高高地翘着脚、搭在椅子的横梁中间,椅背上搭着军绿色的斜挎包。这种独特的姿势引发了无数人的回忆,”这拍的就是我呀,我小时候也是这样做作业的!”

继续阅读“看到这些照片,你会承认,现在的孩子太可怜了”

看了鲁迅的平面设计,很多设计师表示可能要转行了

一提起鲁迅,很多人第一反应都是,一位奋笔疾书、忧国忧民的文学巨匠。

但你可能不知道,鲁迅其实不只是个码字工,还是当之无愧的民国第一设计师。

在那个没有PS的年代,迅哥儿凭着自己的才华和审美,几乎包揽了自己的作品以及各大杂志的封面和装帧设计。

对于书籍封面,鲁迅最擅长的就是把各种字体玩出新花样,每一种在今天都足以让各大字库膜拜。

继续阅读“看了鲁迅的平面设计,很多设计师表示可能要转行了”

访问谷歌的方法

个人一直比较喜欢体验舒服界面好看的软件或者网站。
浏览器之前一直用的是国内的 QQ浏览器有亮点,第一是QQ浏览器可以通过QQ账号随时随地同步书签,扩展以及收藏等等。另外一个原因是QQ浏览器一直保持着最新的chrome内核的最新版本更新。

用了很多年。但QQ浏览器的界面一直让我觉得不够简洁。直到最近看到谷歌浏览器的金丝雀版本,也就是Google Chrome Canary,这是谷歌浏览器保持最新特性的实验性浏览器,每天更新,chrome 的所有新特性都会先在这个版本更新,然后才更新到正式版。

继续阅读“访问谷歌的方法”

独立、坚持、完美主义:他一个人花了5年时间制作了《星露谷物语》

那些销量达数百万的流行电子游戏,很少会让人联想到和平或亲密等词汇,但在制作《星露谷物语》期间,埃里克-巴隆尼(Eric Barone)发现了安静做游戏的秘诀,尽管这几乎毁了他的生活。

午饭后不久,在位于西雅图的一间公寓,30岁的埃里克坐在电脑前。埃里克几乎足不出户:只有到杂货店购物会散步放松,或者开车送女友Amber去大学时才会离开。就连每周三次的锻炼也在公寓楼下的地下室里进行。

绝大多数日子里,埃里克会上网阅读各种文章和下面的评论,然后在下午某个时间点开始工作。七年后,埃里克肩上的压力终于消失。他可以随心所欲地生活,钱多得几辈子都花不完。

埃里克花了近5年时间制作《星露谷物语》,在这款游戏迎来发售两周年的前几天,他与《GQ》杂志聊了聊。《星露谷物语》的创作始于埃里克的一个愿望:他很喜欢《牧场物语》系列,但一直想玩到一个更好的版本。所以埃里克亲自动手,独立做了一款游戏——尽管他此前没有任何游戏制作经验。

“我认为我完全独自工作是有意义的。”埃里克说,”我希望创作所有音乐和美术。”

继续阅读“独立、坚持、完美主义:他一个人花了5年时间制作了《星露谷物语》”

谈谈To B业务的难点

最近有个说法,中国互联网的新增长点是 To B业务。

而一个经常被提及的事实是,中美互联网巨头对比,在To C业务上的收益和市值近乎并驾齐驱,虽有差距,但至少是可以相提并论的,而在To B业务上,美国巨头的市场规模,比起中国的同类公司,高两个数量级有吧。

我以前提过这样一个案例,当年我给北京某个老板打工,从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兼职给他打工,这一下子就要追溯到1997年了,香港回归的时候,这个老板视野还是挺准的,2000年左右就说,SalesForce了不起,必成大器,2001年百度刚推出竞价排名的时候,他就说,这个东西厉害,以后不可限量,对了,他好像是百度前30个开通竞价排名的客户,当时一个点击1毛钱的时候就买百度关键词了。

我后来去百度做数据分析,发现这个企业账号的id极为靠前。现在的salesforce市值超过千亿美元,但回过头来说,2000年的时候,中国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公司?

他想成为中国的salesforce,在2000年左右卖掉了旧公司,以企业CRM为创业方向,但是,被市场无情的打脸了,中国这么多年,没有出来能与salesforce相提并论的企业和产品。

快20年过去了,美国所有互联网领域To C的巨头都被中国山寨复制而且经历了无数本地化创新。但是在To B业务领域,依然是风景那边独好。

继续阅读“谈谈To B业务的难点”